棉花糖小说网 > 马前雪 >第9章天岳军易主


  陈少墨没有接话。
  “霍嵘这老匹夫,想用自己的一条老命,换他岳州霍家侯府百年的尊崇,却拉上我大夏多少好男儿的性命,着实该死,只可惜,他没有算到,自己没死,却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一死一伤,报应!”祝炎章的话稍显恶毒了些。
  陈少墨嘴巴微张,很是想不通,在自己眼中,血勇不畏死的拒北侯霍嵘,在祝炎章口子,如此不堪,甚至该死。
  看出陈少墨的疑惑,祝炎章才将其中原委讲了个透彻。
  拒北侯霍嵘已近六旬,朝歌城中,拒北侯老矣的传言已久。
  岳州霍家因拒北侯而满门尊荣。
  年初,拒北侯上了折子,想向朝歌城给霍家要一个世袭罔替,却没有下文,加之膝下两子霍明和霍林虽有血勇,却无谋略。
  若无世袭罔替,拒北侯霍嵘一死,岳州霍家,恐怕不出三代,便会彻底的没落了。
  最为关键的是,岳州爆发贪腐大案,从岳州州牧到所辖九大郡县,皆有牵连,若要深究下去,拒北侯霍嵘出身的岳州霍家,绝难逃干系。
  这样事情就变得微妙了。
  要想保住霍家,从岳州这场贪腐大案中挣脱出来,要想要个世袭罔替,保岳州霍家尊崇依旧,那可是需要筹码的。
  这个筹码,只能是战功,可是这战功也要讲究,太大不行,太小没用。
  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次看是稳妥,却又极其愚蠢的攻防战。
  说到底,朝歌城是希望收回天岳军的兵权,拒北侯也知道,兵权迟早要交,可是关键是怎么交,什么时候交,交一个什么样的天岳军,才是重点。
  按照拒北侯的想法,天岳关惨胜,自己身死,朝廷收回一支哀兵,朝歌城再表现自己的大度,赏岳州霍家一个世袭罔替,皆... ...

第9章天岳军易主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